關於部落格
  • 57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大嬸! 你真的很討厭

在公園,有固定打掃的人,一個伯伯,和一個大嬸,當然還有一群槌球的伯伯,每次我們去遛狗,都會看得到一個固定的槌球的伯伯,和打婦的,一個伯伯、一個大嬸。我們就還是就很固定的坐在公園的一端,通常我們看到的景像是,伯伯和大嬸坐在他們放垃圾的推車上吃早餐,聊天。一個槌球的伯伯每天似乎和大嬸談戀愛一樣,大嬸會規定他去買東西。至于他們的談話內容,我怎麼會這麼清楚?我為什麼叫她大嬸?因為她的聲音有夠大聲的,他明明就是跟槌球的伯伯在撒驕,但是她撒驕的聲量好像拿了大聲公在講話。那更別提她“聊天“的音量了。(P.S. 加上她從中國來的口音,似乎講話的口氣是"嚴厲"的大嬸)
我想不是只有我聽到他們每天早上的對話,必竟是大聲公的音量,而且他們似乎也不在乎別人,或是他們應該是忙著掃地,而不是野餐。應該是有人投訴掃地的大嬸和伯伯吧。市公所就派了兩個人來看著他們掃地,所以那天早上他們沒談戀愛,也沒野餐,反而是很認真的掃地。 以我個人的看法,這是一個很白癡的行為,如果你要看伯伯和大嬸有沒有認真的打掃公園,你應該是不定期的派人,遠遠的觀察,而不是站在他們旁邊的看他們掃地。不管他們平時多麼的混,有人來看,一定是認真的掃呀。
接下來,大嬸和伯伯就跑來我們旁邊掃,公所的人就站的"很近"的看,不誇張,很近,反正就是一個奇妙的畫面,兩個年青人,很近的看著大嬸和伯伯表演掃地。CHIVES (白色的那枚)就好奇那個站著看的女生,很開心的過去搖尾巴。不過她很怕狗,所以她開始尖叫,她一叫,三枚就通通到齊,一起過去搖尾巴,她就越叫越大聲,我就告訴那個尖叫的女生,他們不會咬人 ,同時,我要跑過去把他們牽起來。然後伯伯就一棒打下來,因為他拿掃把打狗。
還好他沒打中,但是他的行為惹毛我們,我把狗抱起來,我告訴伯伯,你怎麼可以打我的狗?……… 接下來我就不說了,因為我實在太生氣了。 我要講的是,事後,我們很生氣的離開,然後他們四個很開心的聊天說,如果剛才我們有打到狗也是剛剛好而已,大嬸說:平常我們在掃地,他們就這樣子了。天呀,我們是做了什麼事? 他們覺得他們做的是正確的,打狗只是剛剛好而已,而我的狗做了什麼事? 大嬸說,外國人就可以不守法嗎?
我就在那里,當然我事後很生氣的走開,也沒再多說,但是大嬸,相信我,我只要有去遛狗,我就帶相機,看著你每天沒掃地,只要你在野餐,每天投訴你。 直到有一天,你丟了你的工作,我就再PO一篇文章,然後請我的狗友們去公園開party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